苒云www

一个痴汉云雀厨,乙女推吃腐,偶尔写点小苏文。

「恋与」今日份的撩

许墨
橘色的阳光斜斜地洒到研究所的地上,以白为主色调的研究所只剩你和他两个人。
你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椅子上,看着他收拾好文件和仪器,直到他察觉你的视线,转头对你笑了笑。
你连忙低下头了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,过了一会儿,悄悄抬眼一看,却看到他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就与你近在咫尺。
“咳,你……忙完了?”你强装镇定,脸上的温度却逐渐升高。
“嗯。”他的嘴角微微向上,用手指把你的一缕发丝撩到耳后,“我刚刚……似乎发现有人在看我,所以就快一点了。”
“……研究所里只能看到你一个人,我不看你看谁啊?”你小声嘟囔,不知在辩解什么。
忽然一只干燥的大手挡住了你的双眼。
“哎?”你伸手想拿掉他的手,“干什么呀……”
你好像听到许墨笑了一下,另一只手抓住你不安分的手。
“没事。”他的声音似乎离你更近了,“既然研究所里只看得到我一个人的话,那你看我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“那就一直看着我吧。”
——也只能看着我。
他脸上露出了与往常无异的微笑。

白起
挂在西方空中的太阳红得艳丽,把周边的薄云染的像是层层叠叠的锦缎。白起发微信来跟你说今天要来接你下班,你便急急忙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想让他少等些时间。
好在,太阳下山之前你终于让自己下班了。
最近一直很忙,像今天这样在天黑之前回家几乎是没有的。
你抬头望着天边的夕阳,和白起吐槽着这件事。
“最近很忙吗?”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你,忽然伸出了手,“把手给我。”
“怎么了……?”你有点疑惑,但还是依言把手放到他手里。
“不是说忙得连夕阳的余晖都看不到?”他将你拉近,用风衣包住,你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,你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能够感受到他胸膛的微微振动,“正好,我带你去看夕阳。”
过了一会儿,你们在不知什么地方落了地,他松开了你。
“到了,睁开眼睛看看。”
你听话地睁开了眼睛,你的视线霎时被大片深浅不一的赤色占据。
“这也太好看了吧……”你从未想过这个城市里居然能看到如此景象,不禁喃喃自语。
“没你好看。”
你似乎听见身旁的人这样说了一句,便转过眼去看他。
而他并不看你而看向相反的方向,双手插在兜里,脸上似乎是映射了霞光。他重复着:“夕阳……没你好看。”

李泽言
你和李泽言在看什么电影上产生了分歧,你非要看顾梦在你耳边念叨了三个小时的恐怖片。
李泽言非常冷漠地说了一句:“幼
稚。”然后走了。
但事实上第二天你在荧幕上看到了那个黑底血字的大标题。
你惊喜地看向他,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:“电影开始了,专心看。”
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水琴声响过之后电影开始了。
按照顾梦的描述你以为自己起码能撑过半小时的,然而只是十几分钟之后满屏的血肉和断肢就让你不自觉地颤抖起来。可是一想到李泽言还在旁边,电影是你自己要求看的,绝不能退缩,被他看出来了肯定又会被嘲笑的。你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继续看下去。
忽然一只手挡住了你的眼睛,你被吓了一跳,倒吸了一口凉气,险些尖叫出来,颤抖着想要掰开那只手。
“不敢看就不要看,白痴。”他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,令你安下心来。
你愣了一下想要反驳他,可下一秒就被摁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你动了一下,感觉到柔软的布料在脸上摩擦。
“我……我才没有不敢……”你小声地辩驳道,一边推开他。
这时音响里突然响起刺耳的尖叫,你被这声音吓得也跟着尖叫。
“呵。”忽然,影院里什么声音都消失了,除了李泽言那声轻笑。
“……有什么好笑的!”你抬起头来瞪他。
“笑某个人嘴上说着不怕,却死死扯着我的衣服。”他挑了挑眉,低头看着你。
你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慌乱之中一直紧撰着李泽言的衣服,甚至到现在都没放手。
你有些尴尬地松了手:“我……”
不知不觉间电影荧幕又开始动了,你却无心关注。
“……笨蛋。”
你猛的一转头,却只看见他盯着荧幕,嘴角却稍稍勾起。

周棋洛
明明是他约你出来的,但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半小时了,他还是没有现身。
你焦躁之余又有些担心,怕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“诶诶,刚刚我朋友说在这一带看到了周棋洛,他会不会就在附近啊?”
“真的假的?……”
一听到路过的小姑娘和朋友这么说着,你心里就叹了口气,果然,是被人发现了。
这时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一看,是周棋洛。
“喂,你没事……”
“嘘,薯片小姐,”他压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“先不要说话,按我的指示行动。”
看来是没什么事。你安下了心,松了一口气。
“先往西边走,到第二个路口右转……”他接着说,“再继续向前,你现在走到那边的便利店门口,对,就是那里。”
你按照他的话来到了便利店门口,突然,他就把电话挂了。
可是周围并没有找到他的身影。
你四处张望着,有些疑惑,忽然想起这是你和他初遇的那个便利店。
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束用糖果制成的花束。
“锵锵!”戴着帽子眼镜的周棋洛从花束后出现,脸上带着笑容,“surprise!”
他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你,把花束递给你,惴惴地开口:“对不起,薯片小姐。明明是我约你出来的,却还迟到了那么久。”
你心下一暖,突然想逗一下他,脸上佯作不满:“是啊,我等了那么久呢。”
“啊?诶……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错了,这束糖果花送给你,不要不高兴好不好?”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“开玩笑的,我没生气。”你不忍心再逗他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我在路上就听到了,‘我朋友在这附近看见周棋洛了’,不是你的错。我们洛洛魅力可真大,大家都迷你迷得不行呢。”
“那……”他突然靠近你,在你耳边轻轻地说道,“我有把你迷住吗?”


我尽力了
许墨到底黑不黑……我看他本来就是黑的∠(ᐛ」∠)_



评论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