苒云www

一个痴汉云雀厨,乙女推吃腐,偶尔写点小苏文。

「恋与」今日份的撩

许墨
橘色的阳光斜斜地洒到研究所的地上,以白为主色调的研究所只剩你和他两个人。
你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椅子上,看着他收拾好文件和仪器,直到他察觉你的视线,转头对你笑了笑。
你连忙低下头了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,过了一会儿,悄悄抬眼一看,却看到他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就与你近在咫尺。
“咳,你……忙完了?”你强装镇定,脸上的温度却逐渐升高。
“嗯。”他的嘴角微微向上,用手指把你的一缕发丝撩到耳后,“我刚刚……似乎发现有人在看我,所以就快一点了。”
“……研究所里只能看到你一个人,我不看你看谁啊?”你小声嘟囔,不知在辩解什么。
忽然一只干燥的大手挡住了你的双眼。
“哎?”你伸手想拿掉他的手,“干什么呀……”
你好像听到许墨笑了一下,另一只手抓住你不安分的手。
“没事。”他的声音似乎离你更近了,“既然研究所里只看得到我一个人的话,那你看我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“那就一直看着我吧。”
——也只能看着我。
他脸上露出了与往常无异的微笑。

白起
挂在西方空中的太阳红得艳丽,把周边的薄云染的像是层层叠叠的锦缎。白起发微信来跟你说今天要来接你下班,你便急急忙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想让他少等些时间。
好在,太阳下山之前你终于让自己下班了。
最近一直很忙,像今天这样在天黑之前回家几乎是没有的。
你抬头望着天边的夕阳,和白起吐槽着这件事。
“最近很忙吗?”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你,忽然伸出了手,“把手给我。”
“怎么了……?”你有点疑惑,但还是依言把手放到他手里。
“不是说忙得连夕阳的余晖都看不到?”他将你拉近,用风衣包住,你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,你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能够感受到他胸膛的微微振动,“正好,我带你去看夕阳。”
过了一会儿,你们在不知什么地方落了地,他松开了你。
“到了,睁开眼睛看看。”
你听话地睁开了眼睛,你的视线霎时被大片深浅不一的赤色占据。
“这也太好看了吧……”你从未想过这个城市里居然能看到如此景象,不禁喃喃自语。
“没你好看。”
你似乎听见身旁的人这样说了一句,便转过眼去看他。
而他并不看你而看向相反的方向,双手插在兜里,脸上似乎是映射了霞光。他重复着:“夕阳……没你好看。”

李泽言
你和李泽言在看什么电影上产生了分歧,你非要看顾梦在你耳边念叨了三个小时的恐怖片。
李泽言非常冷漠地说了一句:“幼
稚。”然后走了。
但事实上第二天你在荧幕上看到了那个黑底血字的大标题。
你惊喜地看向他,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:“电影开始了,专心看。”
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水琴声响过之后电影开始了。
按照顾梦的描述你以为自己起码能撑过半小时的,然而只是十几分钟之后满屏的血肉和断肢就让你不自觉地颤抖起来。可是一想到李泽言还在旁边,电影是你自己要求看的,绝不能退缩,被他看出来了肯定又会被嘲笑的。你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继续看下去。
忽然一只手挡住了你的眼睛,你被吓了一跳,倒吸了一口凉气,险些尖叫出来,颤抖着想要掰开那只手。
“不敢看就不要看,白痴。”他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,令你安下心来。
你愣了一下想要反驳他,可下一秒就被摁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你动了一下,感觉到柔软的布料在脸上摩擦。
“我……我才没有不敢……”你小声地辩驳道,一边推开他。
这时音响里突然响起刺耳的尖叫,你被这声音吓得也跟着尖叫。
“呵。”忽然,影院里什么声音都消失了,除了李泽言那声轻笑。
“……有什么好笑的!”你抬起头来瞪他。
“笑某个人嘴上说着不怕,却死死扯着我的衣服。”他挑了挑眉,低头看着你。
你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慌乱之中一直紧撰着李泽言的衣服,甚至到现在都没放手。
你有些尴尬地松了手:“我……”
不知不觉间电影荧幕又开始动了,你却无心关注。
“……笨蛋。”
你猛的一转头,却只看见他盯着荧幕,嘴角却稍稍勾起。

周棋洛
明明是他约你出来的,但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半小时了,他还是没有现身。
你焦躁之余又有些担心,怕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“诶诶,刚刚我朋友说在这一带看到了周棋洛,他会不会就在附近啊?”
“真的假的?……”
一听到路过的小姑娘和朋友这么说着,你心里就叹了口气,果然,是被人发现了。
这时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一看,是周棋洛。
“喂,你没事……”
“嘘,薯片小姐,”他压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“先不要说话,按我的指示行动。”
看来是没什么事。你安下了心,松了一口气。
“先往西边走,到第二个路口右转……”他接着说,“再继续向前,你现在走到那边的便利店门口,对,就是那里。”
你按照他的话来到了便利店门口,突然,他就把电话挂了。
可是周围并没有找到他的身影。
你四处张望着,有些疑惑,忽然想起这是你和他初遇的那个便利店。
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束用糖果制成的花束。
“锵锵!”戴着帽子眼镜的周棋洛从花束后出现,脸上带着笑容,“surprise!”
他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你,把花束递给你,惴惴地开口:“对不起,薯片小姐。明明是我约你出来的,却还迟到了那么久。”
你心下一暖,突然想逗一下他,脸上佯作不满:“是啊,我等了那么久呢。”
“啊?诶……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错了,这束糖果花送给你,不要不高兴好不好?”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“开玩笑的,我没生气。”你不忍心再逗他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我在路上就听到了,‘我朋友在这附近看见周棋洛了’,不是你的错。我们洛洛魅力可真大,大家都迷你迷得不行呢。”
“那……”他突然靠近你,在你耳边轻轻地说道,“我有把你迷住吗?”


我尽力了
许墨到底黑不黑……我看他本来就是黑的∠(ᐛ」∠)_



「yys+刀剑」咸鱼人生

#阴阳师+刀剑乱舞
#乙女向
#all你
#苏白甜,如果ooc了请指出谢谢
#不一定有下一章∠(ᐛ」∠)_
1
大家好,我是一个普通的未成年少女。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家在时空间隙之中,家里养着一群付丧神、妖怪和阴阳师。
2
大家好,我是主角普通的未成年少女。
在这普通的一天,我穿着普通的鞋……停停停,好吧这一天一点都不普通。
这天是我姨妈期的第一天。
哦shit。
3
“大将,别玩手机了赶紧起床。”药研藤四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“嗯——”你以一个∠(ᐛ」∠)_的姿势躺在床上玩手机,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。
“大将——!起来吃饭,你这样会饿坏肚子的!……你再不出来我要进去了哦?”
“嗯——”你保持着侧躺的姿势,拉了拉睡裙,让它挡住因姿势而露出来的内裤。
忽然,你感到下方一股热流涌出,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。
难道……?
“啪!”“我进来了哦。”药研拉开门,只感到身旁一阵风呼啸而过。
“……大将?”他疑惑地转身,望着你奔向厕所的背影,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地挑了挑眉,“啊,又到了大将的那个日子了呢。”
4
你从厕所出来,手里拎着刚洗好的内裤。
“哟,起来了啊小丫头。”源博雅抱着一筐冰,看到你打了个招呼。
“主人早上好!”狮子王也抱着一筐冰跟在他身后。
“早……不现在是中午了吧。”你眯起双眼,“你们两个干什么呢?”
“你还知道现在是中午了啊?”源博雅嗤笑了一声,让你很想把手上的内裤扔到他头上。
“这几天不是很热嘛,院子里也没有空调,雪女小姐就在院子里发动了一场暴风雪。”狮子王的笑相比源博雅就可爱很多,他回答说,“院子里的冰块多了,我们在把一些搬到别处去呢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你伸手摸了一下冰块,冰冷的触感在这三伏天里使人舒畅。
“我说,你手里拿着的……”源博雅转头看到你手里的东西,脸上的表情很微妙,“你不会……尿床了吧?”
“你特么才尿床了。”你面无表情地一巴掌打在源博雅肩膀上,“走你的吧。”
5
你把内裤挂在阳台上。
主要是因为晾衣服那儿有点远,绝对不是因为歌仙常年在晾衣场的关系。
然后你麻溜地滚去餐厅,途中经过廊下,惠比寿、莺丸和八百比丘尼坐成一排在喝茶,庭院里因为雪女的暴风雪满地都是冰块和水渍,姑获鸟带着粟田口的短刀在碎冰。
“嚯嚯嚯,中午好啊小姑娘。”
“呀,主上起来了啊,我还以为你会睡过午饭时间呢。”
“中午好呀,庭管小姐。”
廊下坐着的三人没有回头,脸上都是成迷的慈祥微笑,依次向你打了声招呼。
“啊哈哈……中午好。”你笑了笑,突然腹部一阵疼痛,你想大概是因为这一地寒气逼人的冰块吧,“我先去厨房看看……dalao们一会儿见!”
你忍着痛想加快步伐远离那个人造冰矿。
“啊啦,庭管小姐不舒服吗?”八百比丘尼转过头看了看你的脸色,问道。
“啊……没事啦,就是肚子疼而已。”你朝她眨了眨眼,希望她能明白你在说什么,“多喝点热水就可以了。”
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哦。”莺丸的视线转向你,微微叹了口气,“要去看医生吗?”
“嚯嚯嚯,需要赐福吗?”老爷子的金鱼摇着尾巴。
“不不不,我只是……enmmmm,就是,你们懂的!不懂也不要再问了!”
“噗。”八百比丘尼用手挡住唇笑了出声,“我和你一起去厨房吧。”
“好的谢谢比丘尼姐姐,爱您么么扎qwq”
6
你半倚半挂在八百比丘尼身上,慢悠悠地晃到厨房。
厨房里有烛台切光忠,压切长谷部,白狼和雪女。
“哟主上!”烛台切光忠在煮味增汤,见到你来,打了声招呼,“先吃点甜点垫一下吧,很快就可以吃午餐了。顺便一提今天是铜锣烧,就在长谷部君右手边哦。”
“给,主上请用。”话音未落,长谷部已经用碟子装了两个铜锣烧放到你的面前,眼神紧紧跟随着你的动作,眼里似有期待,“还合您的口味吗?”
“长谷部做的吗?”见他点头,你笑笑,“很好吃哦。”
“那我就先去餐厅了。”八百比丘尼看着你坐下,微微一笑,道,“别忘了让人给你煮点红糖水。”
“……嗷的。”你嘴里塞着食物口齿不清地回答道。
“我来煮吧。”雪女脸上没有表情,她停下手里的动作,转身去找红糖。
“谢谢雪女姐姐,雪女姐姐我超爱你的qwq。”
“啊……这样的话主人不是吃不了生鱼片和奶冻了吗?”烛台切光忠看着你若有所思,道。
“诶?!”你一脸震惊心痛。
白狼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把切好的的鱼片拨进了味增汤里:“现在没问题了。”
“喂……”烛台切光忠无奈地笑了笑,“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的啊……可恶,感觉自己输了啊……嘶,还是不够帅气啊。”
“就是有这种操作。”你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白狼姐姐你超帅的!啊当然咪酱也很帅,还有长谷部也是。”
7
前一秒你还在笑,下一秒小腹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你脸色发白地缩成一团。
“阿鲁几!阿鲁几你怎么了阿鲁几!”长谷部蹲下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你。
“长谷部……我……”
“阿鲁几!阿鲁几你不要死!”
“在我走了之后……要记得打理好大家的衣食住行……”
“阿鲁几你不会有事的!别说话了!”
“……阿妈,该吃药了。”在你和长谷部“生离死别”的时候,雪女面无表情地端着红糖水放到你面前。
“哦,好的。”你乖乖地回答道,你觉得从她脸上看到了嫌弃。
“需要我喂你吗,主上?”长谷部的表情瞬间变得像立绘一样正常。
“……不用了。”
8
“啊~啊~啊~”
吃完饭之后你去了大厅,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,整个人瘫成了“乃”字形,因为肚子疼提不起劲地叫唤着,声音就像天邪鬼青倒下时一样无力。
“命定之人哟,你的声音让小生的心颤抖,你愿意让小生为你分担痛苦吗?”几缕白紫渐变的长发落在你脸侧,时不时扫过你的耳廓,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“我有一个让你十个月不用遭受这种痛苦的好方法哦,要不要听一下呢?”另一个同样好听却不同声线的声音在另一只耳朵边响起,带着微热的湿润气息撒在你的后颈和耳后。
“……你们两个,今天很闲吗?”你慢悠悠地抬起手,两只手分别抓住一小缕不同颜色的长发,不轻不重地扯了扯,“我觉得青江你那身白布很适合洗厕所啊,不如你和崽子……”
“啊、那个就算了吧。”青江笑了笑坐在沙发的扶手上,把自己的头发从你手里拉出来,“不过我可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啊。”
“啊呀,阿妈别扯了,小生这不是关心你吗?”妖狐从你手里抢回头发,绕过椅背坐到你旁边。
你一把把他的尾巴抱在怀里:“啊,福音,美滋滋。”
五分钟之后。
“沃日你这尾巴怎么那么热!空调遥控器呢!”
9
过了一会莹草和神乐过来了,提议说看个电影什么的。
然后你就把笑面青江和妖狐赶到另一个沙发上去了,神乐和莹草坐在了你左边的空位上。
过了一会儿三尾狐和桃花妖一起走了过来,三尾狐化成狐狸卧在你腿上,把尾巴盖在你肚子上,桃花妖坐在刚刚青江坐的地方,给了正在纠结选片的你指了一部电影。
接着一期一振和姑获鸟带着粟田口的短刀也走了进来,沙发这时也坐满了,好在地上铺了一个画有魔法阵的超大的软绒地毯,平野和前田便席地而坐,有说有笑。
然后鹤丸国永悄悄进来捂住你的眼睛,让旁边的次郎太刀问你“猜猜我是谁”,然后你居然靠着直觉猜对了,转头笑着邀请他们一起看电影。
后来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,没想到最后所有人都聚在了大厅,看完了那部桃花和你选的《桃花侠大战菊花怪》。
到最后你抱着堀川拿来的一袋薯片,靠在莹草身上睡得迷迷糊糊,朦胧之中看见有人给你披了张被单,于是对着那有着漂亮金发的山姥切露出一个笑,便继续沉沉睡了下去。
结果因为山姥切和长谷部拿来的几床被子和开得很足冷气,全体人员睡到了傍晚,直到九点钟才吃到当天的晚饭。
于是你的肚子又痛了起来,消化系统的器官和生殖系统的器官难受得连成了一片。
哦shit。



下一章……不一定存在∠(ᐛ」∠)_

p1炸臭豆腐和蚵仔煎,哇这家蚵仔煎超好吃der∠(ᐛ」∠)_但是臭豆腐没什么味道
p2烤肉卷葱,ummmm里面的葱,老得嚼不动(●─●)可能这就是湾湾的葱吧
p3汤臭豆腐和泡菜,臭豆腐点了中辣和微辣,我吃中辣……(⚭-⚭ )辣得上了天,我嘴巴到现在还疼……
。我回去的时候大概是一个一百二十斤脸上都是痘痘的死肥宅了
#湾湾的奇妙冒险#

ummmm……
传说中的台湾著名小吃蚵仔煎……
怎么说呢,就,没我想象中的好吃……
木薯粉,生蚝,煎蛋,白菜,还有特别咸的不知什么酱料。
刚开始第一口还有点苦,然后就着酱吃
突然变咸∠(ᐛ」∠)_
ummmm再来一杯甜味冷饮就会突然好吃(๑´ `๑)
诶嘿其实这条说说主要的目的还是深夜放毒∠(ᐛ」∠)_

一期一会的
真的
超好吃
∠(ᐛ」∠)_

突然嗦粉
螺蛳粉超好吃的
叫的是不辣的但还是辣的啊喂

恕我直言
撑得我想吐——
呕——
好吧已经吐完了那就再吃点吧

一期一会其实比回转寿司更合算好吃来着_(┐「ε:)_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客很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