苒云www

一个痴汉云雀厨,乙女推吃腐,偶尔写点小苏文。

「yys+刀剑」咸鱼人生

#阴阳师+刀剑乱舞
#乙女向
#all你
#苏白甜,如果ooc了请指出谢谢
#不一定有下一章∠(ᐛ」∠)_
1
大家好,我是一个普通的未成年少女。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家在时空间隙之中,家里养着一群付丧神、妖怪和阴阳师。
2
大家好,我是主角普通的未成年少女。
在这普通的一天,我穿着普通的鞋……停停停,好吧这一天一点都不普通。
这天是我姨妈期的第一天。
哦shit。
3
“大将,别玩手机了赶紧起床。”药研藤四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“嗯——”你以一个∠(ᐛ」∠)_的姿势躺在床上玩手机,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。
“大将——!起来吃饭,你这样会饿坏肚子的!……你再不出来我要进去了哦?”
“嗯——”你保持着侧躺的姿势,拉了拉睡裙,让它挡住因姿势而露出来的内裤。
忽然,你感到下方一股热流涌出,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。
难道……?
“啪!”“我进来了哦。”药研拉开门,只感到身旁一阵风呼啸而过。
“……大将?”他疑惑地转身,望着你奔向厕所的背影,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地挑了挑眉,“啊,又到了大将的那个日子了呢。”
4
你从厕所出来,手里拎着刚洗好的内裤。
“哟,起来了啊小丫头。”源博雅抱着一筐冰,看到你打了个招呼。
“主人早上好!”狮子王也抱着一筐冰跟在他身后。
“早……不现在是中午了吧。”你眯起双眼,“你们两个干什么呢?”
“你还知道现在是中午了啊?”源博雅嗤笑了一声,让你很想把手上的内裤扔到他头上。
“这几天不是很热嘛,院子里也没有空调,雪女小姐就在院子里发动了一场暴风雪。”狮子王的笑相比源博雅就可爱很多,他回答说,“院子里的冰块多了,我们在把一些搬到别处去呢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你伸手摸了一下冰块,冰冷的触感在这三伏天里使人舒畅。
“我说,你手里拿着的……”源博雅转头看到你手里的东西,脸上的表情很微妙,“你不会……尿床了吧?”
“你特么才尿床了。”你面无表情地一巴掌打在源博雅肩膀上,“走你的吧。”
5
你把内裤挂在阳台上。
主要是因为晾衣服那儿有点远,绝对不是因为歌仙常年在晾衣场的关系。
然后你麻溜地滚去餐厅,途中经过廊下,惠比寿、莺丸和八百比丘尼坐成一排在喝茶,庭院里因为雪女的暴风雪满地都是冰块和水渍,姑获鸟带着粟田口的短刀在碎冰。
“嚯嚯嚯,中午好啊小姑娘。”
“呀,主上起来了啊,我还以为你会睡过午饭时间呢。”
“中午好呀,庭管小姐。”
廊下坐着的三人没有回头,脸上都是成迷的慈祥微笑,依次向你打了声招呼。
“啊哈哈……中午好。”你笑了笑,突然腹部一阵疼痛,你想大概是因为这一地寒气逼人的冰块吧,“我先去厨房看看……dalao们一会儿见!”
你忍着痛想加快步伐远离那个人造冰矿。
“啊啦,庭管小姐不舒服吗?”八百比丘尼转过头看了看你的脸色,问道。
“啊……没事啦,就是肚子疼而已。”你朝她眨了眨眼,希望她能明白你在说什么,“多喝点热水就可以了。”
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哦。”莺丸的视线转向你,微微叹了口气,“要去看医生吗?”
“嚯嚯嚯,需要赐福吗?”老爷子的金鱼摇着尾巴。
“不不不,我只是……enmmmm,就是,你们懂的!不懂也不要再问了!”
“噗。”八百比丘尼用手挡住唇笑了出声,“我和你一起去厨房吧。”
“好的谢谢比丘尼姐姐,爱您么么扎qwq”
6
你半倚半挂在八百比丘尼身上,慢悠悠地晃到厨房。
厨房里有烛台切光忠,压切长谷部,白狼和雪女。
“哟主上!”烛台切光忠在煮味增汤,见到你来,打了声招呼,“先吃点甜点垫一下吧,很快就可以吃午餐了。顺便一提今天是铜锣烧,就在长谷部君右手边哦。”
“给,主上请用。”话音未落,长谷部已经用碟子装了两个铜锣烧放到你的面前,眼神紧紧跟随着你的动作,眼里似有期待,“还合您的口味吗?”
“长谷部做的吗?”见他点头,你笑笑,“很好吃哦。”
“那我就先去餐厅了。”八百比丘尼看着你坐下,微微一笑,道,“别忘了让人给你煮点红糖水。”
“……嗷的。”你嘴里塞着食物口齿不清地回答道。
“我来煮吧。”雪女脸上没有表情,她停下手里的动作,转身去找红糖。
“谢谢雪女姐姐,雪女姐姐我超爱你的qwq。”
“啊……这样的话主人不是吃不了生鱼片和奶冻了吗?”烛台切光忠看着你若有所思,道。
“诶?!”你一脸震惊心痛。
白狼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把切好的的鱼片拨进了味增汤里:“现在没问题了。”
“喂……”烛台切光忠无奈地笑了笑,“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的啊……可恶,感觉自己输了啊……嘶,还是不够帅气啊。”
“就是有这种操作。”你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白狼姐姐你超帅的!啊当然咪酱也很帅,还有长谷部也是。”
7
前一秒你还在笑,下一秒小腹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你脸色发白地缩成一团。
“阿鲁几!阿鲁几你怎么了阿鲁几!”长谷部蹲下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你。
“长谷部……我……”
“阿鲁几!阿鲁几你不要死!”
“在我走了之后……要记得打理好大家的衣食住行……”
“阿鲁几你不会有事的!别说话了!”
“……阿妈,该吃药了。”在你和长谷部“生离死别”的时候,雪女面无表情地端着红糖水放到你面前。
“哦,好的。”你乖乖地回答道,你觉得从她脸上看到了嫌弃。
“需要我喂你吗,主上?”长谷部的表情瞬间变得像立绘一样正常。
“……不用了。”
8
“啊~啊~啊~”
吃完饭之后你去了大厅,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,整个人瘫成了“乃”字形,因为肚子疼提不起劲地叫唤着,声音就像天邪鬼青倒下时一样无力。
“命定之人哟,你的声音让小生的心颤抖,你愿意让小生为你分担痛苦吗?”几缕白紫渐变的长发落在你脸侧,时不时扫过你的耳廓,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“我有一个让你十个月不用遭受这种痛苦的好方法哦,要不要听一下呢?”另一个同样好听却不同声线的声音在另一只耳朵边响起,带着微热的湿润气息撒在你的后颈和耳后。
“……你们两个,今天很闲吗?”你慢悠悠地抬起手,两只手分别抓住一小缕不同颜色的长发,不轻不重地扯了扯,“我觉得青江你那身白布很适合洗厕所啊,不如你和崽子……”
“啊、那个就算了吧。”青江笑了笑坐在沙发的扶手上,把自己的头发从你手里拉出来,“不过我可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啊。”
“啊呀,阿妈别扯了,小生这不是关心你吗?”妖狐从你手里抢回头发,绕过椅背坐到你旁边。
你一把把他的尾巴抱在怀里:“啊,福音,美滋滋。”
五分钟之后。
“沃日你这尾巴怎么那么热!空调遥控器呢!”
9
过了一会莹草和神乐过来了,提议说看个电影什么的。
然后你就把笑面青江和妖狐赶到另一个沙发上去了,神乐和莹草坐在了你左边的空位上。
过了一会儿三尾狐和桃花妖一起走了过来,三尾狐化成狐狸卧在你腿上,把尾巴盖在你肚子上,桃花妖坐在刚刚青江坐的地方,给了正在纠结选片的你指了一部电影。
接着一期一振和姑获鸟带着粟田口的短刀也走了进来,沙发这时也坐满了,好在地上铺了一个画有魔法阵的超大的软绒地毯,平野和前田便席地而坐,有说有笑。
然后鹤丸国永悄悄进来捂住你的眼睛,让旁边的次郎太刀问你“猜猜我是谁”,然后你居然靠着直觉猜对了,转头笑着邀请他们一起看电影。
后来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,没想到最后所有人都聚在了大厅,看完了那部桃花和你选的《桃花侠大战菊花怪》。
到最后你抱着堀川拿来的一袋薯片,靠在莹草身上睡得迷迷糊糊,朦胧之中看见有人给你披了张被单,于是对着那有着漂亮金发的山姥切露出一个笑,便继续沉沉睡了下去。
结果因为山姥切和长谷部拿来的几床被子和开得很足冷气,全体人员睡到了傍晚,直到九点钟才吃到当天的晚饭。
于是你的肚子又痛了起来,消化系统的器官和生殖系统的器官难受得连成了一片。
哦shit。



下一章……不一定存在∠(ᐛ」∠)_

评论(33)

热度(184)